【迪迦、特利迦】(综漫)超古代神话宇宙银河传说

全新的调查员,尤希尔,圆大古,木之宫龙,武藤游戏,夏川遥辉,阿图姆,江户川柯南、道尔2兄妹,新堂绯雪,上官香凌,成小玉,真中剑悟……..他们开始在这片赛文河谷,禁忌湖泊之中诞生开来,开始展现有关于他们的调查故事。

时间过去得很快,剑悟,大古他们,以及红莲骑士兽他们似乎从旧日支配者,格拉基那里学会了不少魔法,从古至今,你们都不觉得人类这种文明种族他们很奇怪吗?明明克苏鲁它不可能被任何一个文明所讲诉,但偏偏就真的有人在讲诉它的存在以及历史,明明弱小得可怜。

却偏偏拥有着,死灵之书,这一类,直接指向这片黑暗,混沌宇宙辛秘的禁忌书籍,若人类他们真的犹如细菌一样的渺小,那么,深潜者它们为什么要与人类结合,交配?可怕的诸神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历史?

自古以来,人类这种生物,他们十分的脆弱,犹如生活在农场土地里面的蚂蚁一般很难引起,外神以及旧日支配者的注意;因为他们这种碳基生物之类的存在,连眷属生物都算不上,但这群弱小一般的存在,竟然生出了一个巨大的哺乳生物,这种诡异十足的场景,即便是在那遥远的古代时期,躲过了数次宇宙数次灭世灾难危机的旧日支配者,格拉基,它都无法搞清楚。

而这一切疑惑的源头,都集中在端坐在湖边石头上,用湖水泡脚的武藤游戏,剑悟和红莲骑士兽这一类的人类以及数码宝贝他们,这些人,这些奇特生物他们的精神力要比所有人类以及地球生物汇集起来得强了太多,自古以来这种强大的精神力,没有一个人类或者动植物的肉体,能承受下来。

可偏偏,这些人类,这些外形似人的其他生物,他们却可以将这股强大的精神力汇集在他们自己的肉体之中,没有一丝不适,反而和其他人类孩童,以及动物幼崽一般,平凡的长大到了现在,许多绿色皮肤的不死信徒他们如今眼神呆滞的看着武藤游戏,尤希尔几人,红莲骑士兽等诸多数码宝贝们。

就在这时湖中走出了一个巨大的;如同蠕虫一般的怪物,随即信徒他们立即开始跪拜和祷告,作为旧日支配者,格拉基它对这些信徒的祷告没有一丝情绪,它已经很久没有进入深沉的睡眠状态,如今,距离这些人类以及其他生物来到湖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此刻武藤游戏,真中剑悟他们这些少年和少女发育长高了不少。

红莲骑士兽这些其他生物,他们倒是比起之前,没什么变化,或许是因为种族生命不太相同的原因才会如此,此刻这些人类他们各色的眼瞳,精神勃勃的看着湖泊周围的一切,即便格拉基观察了这些人以及数码宝贝们已经长达了半年的时间,但是它还是对于这些人以及生物的学习能力,惊叹不少。

这种情况,没有一个人类或者眷属生物,存在过,而此时在这些人之中,用脚丫挡着湖水的,线人赤着双脚悠闲的看着格拉基走到岸上的巨大蠕动身躯,他和剑悟直面着格拉基这位旧日支配者,丝毫没有被它那强大的精神力所影响。随即尤希尔走上前,看着阿图姆和真中剑悟:“你好,格拉基老师,如今你恢复了不少的精神力,剑悟和阿图姆,你们怎么能不说话。”

而听到尤希尔的疑惑,阿图姆和真中剑悟随即对着格拉基:“你好,格拉基老师,我们刚刚是在想这半年来,你到底都在湖泊里面干什么?”伴随着这3个人的呼喊,一股精神力,从剑悟,阿图姆以及尤希尔,大古他们…….身上折射开来,旧日支配者它并没有理会,剑悟,尤希尔这3人的精神放射,此刻格拉基强大的精神力投射了出来,进入到了一个年轻女人僵尸仆人的身躯里

看向了阿图姆,以及红莲骑士兽这些人,随即一个举止十分端坐,面容美艳的年轻女子瞬间拍了一下阿图姆他们这伙人的肩膀:“阿图姆,真中剑悟,武藤游戏……阿尔法兽,奥米加兽,金加龙兽……红莲骑士兽,以你们现在的精神力,还不足以和我直接交流,一旦你们和我进行精神交涉,毕竟对头脑炸裂而死,现在我教授你们的魔法,你们已经学的差不多

不要在拖沓了,阿图姆,游戏,大古,小玉,香凌,小龙,绯雪,剑悟,尤希尔,遥辉,柯南,道尔,你们跟着你们的伙伴阿尔法兽,奥米加兽,红莲骑士兽等和你们精神力一样强大的其他生物伙伴,一起和我前往拜亚提斯的古堡吧。”

一说完这些,这位年轻的绿皮女子,她被抱起了尤希尔,看向了游戏等人,做出了跳跃的动作,看着这个女子的动作,游戏等人立即飞翔在了这个绿皮女人的身后,飞速跑向了赛文河谷的深处那一片以及破败的古堡之中,毕竟是由格拉基精神力控制,这个绿皮女人她的力量和跳跃力,十分强大

没过多久,他们便来到了这个有着旧日支配者,蛇须拜亚提斯的古堡,对此尤希尔和游戏等人,他们不断的抱怨着格拉基的粗鲁,自从半年之前这些人他们来到这片湖泊见到了格拉基之后,几乎学到了格拉基传授给他们的有关于超古代,那些不为人知的魔法咒语以及针对各大旧日支配者能力封印,以及宇宙所有不为人知的黑暗历史知识。

这也使得,游戏等人他们逐渐知晓了,这宇宙不然人知的黑暗秘密,而格拉基它也通过不断的研究观察,游戏这伙人的学习能力,教会了他们如何控制并且提升自己精神能力的知识魔法,并且还额外教会了他们如何施展那些神秘且无法名状的超古代禁忌魔法和祭祀的相关细节。

不得不说的是,游戏他们,红莲骑士兽他们似乎天生下来,就可以学习魔法力量的超凡体质,或许在不久将来,这些人他们可以当一个令人羡慕的魔法师,巫师或者魔女,他们自身强大的精神力,可以使他们轻松阅读这些黑暗禁忌的书籍魔法文字,他们不到1个月就学到了如何召唤,三诸神,犹格.索托斯,奈亚拉托提普;森之黑山羊,莎布.尼古拉斯,审判之星格赫罗斯

旧日支配者,格拉基的召唤咒语,接触并封印旧日支配者,拜亚提斯的咒文,接触迷宫之神,艾霍特,从活人身躯里,拔出艾霍特虫卵的魔法咒语而今天算是格拉基,给游戏这伙人一个实习的机会,这回旧日支配者,格拉基给尤希尔,游戏这伙人两个作业,第一个,那就是让他们之中的其中一人念出解除拜亚提斯的咒文,并且悄悄潜入城堡之中的地牢之中,探查如今的拜亚提斯它是否出逃,其他的人根据这个信息,一起潜入地牢之中,念出封印旧日支配者,拜亚提斯的咒语并且还有成功用古怪的石头画出古神的旧印。

让拜亚提斯的封印变强,让它永远没有办法离开城堡,陷入永远沉睡的状态,而另外一个,那就是从这间城堡里面密室之中探查出,这个城堡曾经的主人邪恶魔法师吉尔伯特.莫利所留下的一些资料。虽然游戏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格拉基老师,如此害怕这个古堡,但作为对奇怪事情,十分有探索之力的少年,少女

游戏他们还是接受了格拉基的任务,没有丝毫胆怯,分批潜入了这个古堡之中,开始行动,趁着月色,尤希尔和大古,木之宫龙,小玉他们一伙4人拿着手电筒,以及魔法道具开始进入这古堡地下深处的地牢之中,接触拜亚提斯,而在看到游戏他们进入古堡之后,格拉基所附身的女性僵尸,则早早退入了这片森林之中,暗自观察一切。

关于这起行动,格拉基早已做好准备,一旦这个古堡有任何风吹草动,它会立即逃之夭夭并且第一时间切断这个身躯的精神连接,不给对方留下一丝探查痕迹,而它的本体则立即逃进湖水深处,而在古堡深处,拿着手电筒,探查这里的游戏等人,还有尤希尔,他们暗自抱怨着老师格拉基的胆小

自从半年之前格拉基把他们从那些兔子的手中救出来之后,尤希尔的父母似乎不再那么反对尤希尔接触格拉基的信徒,而军械库这一边,伽古拉他也不反对游戏,大古他们解除这些不死信徒还有格拉基,似乎这个男人,他想从格垃基这边了解掉更多不为人知的,超古代历史。

他们这些人似乎对于尤希尔的夜不归宿,大古等人在国外久久没有回到中国的这一番行为,都完全没有一点过问,而那些热衷与在夜晚传教的绿皮信徒他们也逐渐将尤希尔的周边邻居全部都侵蚀,这使得尤希尔家的周边,成为了格拉基信徒的聚集地。

这些信徒他们称呼尤希尔为《格拉基的魔女》称呼大古,游戏他们为《格拉基的邪神之子》对他们百依百顺,把他们的日常生活照顾德无微不至,这一下以至于羊木镇的居民都相信尤希尔,和武藤游戏这些人,数码宝贝他们已经加入了某中不为人所知的组织。

这种传闻让游戏和尤希尔他们十分的郁闷和害怕,虽然他们时长看到格拉基用尖刺,扎进了那些信徒的身体里,将那些正常的普通人,转化成为了不死的僵尸信徒,但格拉基它却对他们这伙人什么行为,都没做过,格拉基总是说,他们的使命意义重大,完成这项使命的人,不能沾染这种不死信徒的格拉基气息……..

但游戏他们十分的聪慧,一早就看出来,格拉基它只是害怕解除那些不予名状,且古老的未知东西而已,此刻尤希尔,大古一行组合4人已经来到了地牢之中,开始念叨着那本魔法书里面的咒语和文字,而这些咒语,它们全部都是格拉基针对拜亚提斯的特性,所设计发明出来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安抚拜亚提斯,掩护实施者,让他们的气息无法被拜亚提斯所发现。

不过这种咒语,极其消耗精神力,所以尤希尔她们4人用的十分谨慎,而且还有速战速决的让拜亚提斯进入沉睡状态,为了节省时间,木之宫龙她特意拿出了一块早已铸造好的铜牌,递给了大古,那铜牌上面的图案,乃是旧日支配者最为讨厌的旧印。

看着旧印图案越来越大,成小玉她立即拿出了5枚刻满了超古代地球时期的咒文铜钉,就这样这4个人相互配合,将这枚铜牌牢牢的盯在了地牢大门的门锁上面随即大古拿出了鸽子蛋大小一般的漂亮石头,这些石头它们每一颗都散发着一股金黄色的光芒,它们熠熠生辉,闪耀着如同星辰一样的图案,做完了这些封印之后,尤希尔和大古她们4人已经十分劳累。她们慢慢念诵着咒语避免惊醒这个可怕的怪物……

还说另外一边,来到地下室书房的真中剑悟,武藤游戏,阿图姆,江户川柯南,江户川道尔,阿尔法兽,奥米加兽,金甲龙兽,红莲骑士兽他们启动了机关,进入了黑暗术士,吉尔伯特.莫利平常研究魔法的那一间密室之中,首先映入他们眼睛里面,就是一具不知死了多久的女性尸体。

准确一点来说,那具女性尸体,她就是格拉基曾经使用的一具绿色女性的僵尸仆人尸体,此刻这个绿皮的女性她因为被格拉基强行切断了精神联系,成为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虽然格拉基的力量残留,让这个尸体的腐烂速度没有那么快,但作为侦探的柯南和道尔他们清楚的知道,她已经死了。

伴随这时间的流逝,这具身躯,她也会化作一堆绿色的粉末,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中,不留一丝痕迹,真中剑悟,游戏,阿尔法兽他们背对着这具尸体,只在这间书房东南角的地方仔仔细细书架和书籍的搜索着这里面的一切书籍,在来之前,格拉基它曾经叮嘱他们这伙人,绝对不能注视,东南角那一尊奇怪的雕像否则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此刻真中剑悟她探索了这些厚厚的魔法书籍之后,终于在一个厚重的魔法书里面找到了旧日支配者格拉基要求他们这伙人带出的那几张泛黄的羊皮纸张当剑悟她小心翼翼的收好这几张纸卷之后,武藤游戏他似乎听到,自己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们这些来到书房里面的人。

而那一股带着海浪一般,腥臭的诡异气息,如同一条条章鱼触手一般缠绕在游戏,剑悟,柯南,道尔以及阿尔法兽这伙人的内心深处,随即游戏和阿图姆他们忍不住的回头,凭借着手电筒的光芒,这两个男生他们立刻便看到了那尊诡异十足的雕像造型。

那尊雕像,它不是别人,正好就是武藤游戏,以及他体内,奈克瑟斯奥特曼十分熟悉的拉莱耶之主克苏鲁的雕像,而那尊雕像仿佛有着一股神秘魔法一般使得柯南他们也忍不住的看向了它,就在那一刹,瞬间柯南,道尔,剑悟,游戏,阿图姆,阿尔法兽他们便感到了一阵窒息,他们这伙人那强大十足的精神力

不受控制的拥入了那尊克苏鲁雕像里面,瞬间这伙人他们的脑袋里面立即便出现了出现了这么一段画面,他们很像是一条生活在西方神话,海洋深处里面的美人鱼一般,潜入了蔚蓝色的海洋之中,周围的建筑,宛如一间热闹繁华巨大城市一般,有房屋,街道,广场甚至连各代军队互相比武的竞技场都有,只是这座城市建筑

此刻乃是一片废墟的破败场景不说,就连上面的天空都没有一丝光亮,周围的场景以及气息,游戏他们立即发现他们此刻就在这黑暗无比的海底深渊之中,而这座城市它乃是一片海底城市,于是他们这伙人缓缓走进了这座城市废墟之中的,一座建筑十分豪华的王宫大殿之中,立刻便看到,在那王宫中央的王座之上,赫然沉睡着一个巨大的庞然大物

那模样,那身躯,立即让阿图姆,游戏等人感觉可怕,因为它真实的身份与那古怪的神像,一模一样,只是比起那尊石像,这个庞然大物它隐约带有人的轮廓虽然它长着一个像八爪鱼似,有众多触须的脑袋但是它那巨大的身体像是覆着鳞片的胶状物,长着巨型的脚爪,身后还有一对狭长的翅膀……它有着臃肿肥胖的身体…….淌着粘液,巨大的绿色身躯蹒跚着从那黑暗的开口中拥挤而出,走进人们的视野……好似一座山岭行走于天地之间

虽然这个巨大的怪物它此刻两侧的三只眼睛,紧紧闭着,宛如陷入了漫长的睡眠之中十分安详,但此刻的阿图姆,柯南和道尔他们这伙人似乎感觉自己的脑袋十分的痛苦……….似乎那只巨大生物它此刻陷入了那漫长的睡眠…它此刻周围散发出许多蓝色的光芒

它身上所散发出的精神波动,笼罩住了这片海底城市,而这这个古老的海底城市之中,似乎还生活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怪物,那些怪物它们就是克苏鲁的星之眷属它们被克苏鲁那强大且奇特的能量结界所保护着,等待着克苏鲁复苏之时帮助主人,再一次统治地球,猛然之间,那沉睡的巨大之物它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巨大的眸子睁了开来,直直的看向了柯南他们的方向,那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宛如那滔天十足的海浪,以及洪水一般伴随着克苏鲁的雕像,开始逐渐涌向了柯南他们这一伙人,即便有着强大的精神力,柯南他们还是感觉自己很像是大海里面的孤舟一般,难受且无助。

很快就要被被这股海浪一般的精神力给吞噬掉,就在这危险之时,他们体内的赛罗,迪迦,特利迦,奈克瑟斯,泽塔这伙奥特战士,立即纷纷发射出了一道强大的光之屏障,开始和这股精神力,进行意念搏斗,此刻游戏他们开始变身,成为了地球神话里面的神灵之躯很轻松的抵挡住了克苏鲁通过雕像投射出来的精神力量,随即游戏的体内,奈克瑟斯走了出来,用一块黑布,将这尊精美十足的克苏鲁雕像给覆盖了起来。

柯南,游戏他们这伙人的精神,瞬间回到了他们自己体内,他们全数的肌肉开始痉挛,大口的喘气,刚才的精神力战斗,使得游戏他们的头十分痛苦,他们不住的恶心呕吐

这种不适的感觉不知持续了多久之后,柯南这伙人才逐渐好转,他们与尤希尔他们汇合之后,在一旁望风的火神兽立即上前,带着这些人慢慢走出了古堡,此刻那个绿皮女人她已经将柯南这伙人昏迷的身躯,交给了同样难受的阿尔法兽等人照顾,带着他们离开了森林,此刻那三张羊皮纸,以及那些魔法书籍,全部都归于格拉基。

它让柯南,游戏,尤希尔暂时去尤希尔的家里面,等待它的下一步计划指示,毕竟这里面的内容,可是让它感觉事件似乎很不简单,因为那三张纸卷它们似乎是从什么书籍之中被人撕了下来,而那上面的图案似乎描绘着一行人,他们在月下祭祀的场景,而在那些纷繁复杂的文字符咒之中,一个被反复提及的名字,映入了格拉基的眼中。

因为那上面书写的咒语,乃是召唤出,三柱神之一,森之黑山羊,莎布.尼古拉斯其中一个化身月之镜守护者的召唤咒语,以及仪式,这这段超古代有关的咒语所记录来看,那时的人类,他们毫不避讳的写出了那黑暗丰饶,大母神的名讳,那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人类社会之中的名讳和历史,真实的出现在了这个赛文河谷之中,这让格拉基心中更加的疑惑?

这没道理啊?随即她的绿皮僵尸女性仆人来到尤希尔的家里面,此刻游戏,尤希尔他们这伙人已经等在了那里,面对这个绿色皮肤的女子的出现,这伙人早已见怪不怪,而那个绿皮女子她看着游戏这伙人说道:“据我所知,人类长大之后,到了一段年龄,就要离开自己家乡,去往那遥远的城镇去读书,柯南,道尔,剑悟……..红莲你们差不多也快了,我听说那美国阿卡姆镇的密斯卡托尼克大学

那将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对此游戏他们似乎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他们看向了格拉基所附身的不死信徒,却发现,格拉基以及收回了精神投影,此刻格拉基的本体进入了湖泊之中陷入了沉默,它在进入湖底之时,向所有不死信徒,传达出了这么一个信号,“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帮助武藤游戏这伙人成功进入到,阿卡姆镇的,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所有格拉基的信徒,他们都因为格拉基的这条命令从而活跃了起来,不断的在人类的社会,之中开始行动。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此时的遗箭,海菱,斧钺他们正此时正刚纲睁开眼睛,此刻军械库真中剑悟的队舍之里面,遗箭他赫然收到了一个画着卡通兔子的包裹,上面还有一张卡片,写着:TO:星洛遗箭。

这让少年顿时感觉十分的奇怪,毕竟这半年的时间,特利迦、剑悟、大古这些人,他已经很熟悉,这个包裹的寄件人,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给他寄发这么一个匿名包裹。于是他被心血来潮的将这个包裹打开,只见上面有一封信:“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哦,遗箭夫君。”原来这个包裹真实的寄件人,就是线岁的小女生。

当看到这个空无一物的包裹之后,遗箭他立即觉得十分奇怪,:“真中剑悟?搞什么名堂?”正想拿起自己的右手将这个空空的包裹,拿去丢掉之际,诡异的发现自己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便套上了一个画着愤怒的小鸟图案的卡通手套!!

这可着实吓了他一跳,少年他快速将这个手套,从自己的右手上面摘了下来,无语的想要将这个可爱手套还给真中剑悟,但是当他来到剑悟身边之际,赫然看到剑悟的手里面,有一个小小的他自己的人偶,就在遗箭在喊真中剑悟名字的时候,剑悟他吓了一大跳,她左手拿着一根银针,右手赫然拿着小小的遗箭人偶脑袋扎了一下

顿时遗箭立即感觉自己头痛欲裂,于是他立即发觉自己不知何时,鲜血喷涌而出,他一边跑,一边:“好痛啊,我的头,呀呀呀啊啊啊啊,流血了。”剑悟看着遗箭此刻鲜血直流的脑袋,立即吓得丢到手里的人偶,而捂着脑袋的遗箭似乎是受到了剑悟手里面人偶控制一般,怪异十足的摔倒在地,痛的他大声:“啊啊啊啊啊,我怎么莫名其妙的摔倒了。”

而此刻海菱和斧钺他们也被遗箭的动静个吸引了过来,而看到遗箭摔倒在地的剑悟,更加惊慌失措的站立起来,此时那个小心的遗箭人偶正非常巧合的被剑悟踩在脚下,此时她一边惊慌失措:“奇怪,那个人偶呢?奇怪。”一边快速用脚踩踏着遗箭人偶。

后羿神箭化身的人类少年他立即痛苦十足,遍体鳞伤,在地面上惨叫:“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死我了啊啊啊啊。”剑悟随即看了一下地面,伸手从自己的脚下捡起了遗箭人偶:“还好,还好,只是擦伤。”而好不容易从地面上爬起来的遗箭,也诡异十足的和那个剑悟手里的那个人偶一样,说出了:“还好,还好,只是擦伤。”

随即海菱立即立即上前,抢走了剑悟手里的遗箭人偶,开始朝着那具人偶似乎施展了什么仙法:“剑悟,你住手。”而遗箭也渐渐恢复了正常,只不过他现在已经失去意识昏迷在了沙发之上,而斧钺则看着剑悟手里面的小人偶:“这是什么?剑悟,你什么时候有这个人偶的?”

或许自己刚刚经历的一切,让遗箭想到了什么,他恼火的跑到了剑悟的面前,大声的向她咆哮:“真!中!剑!悟!你居然偷学了这种,不为人知的可怕,黑暗咒术,我饶不了你。”而剑悟则一脸调笑:“我最近去了西方,希腊等诸多国家区域,便在空闲下来之际,四处收集了欧洲,乃至希腊的很多在各地山里面的魔法书籍

看着这些魔法书,我有了想要成为一名魔法师的理想,虽然才半年,但是我已经学会了许多魔法书之中,真正的魔法,而我手里面的这个人偶遗箭,便是用一种叫做蔓多拉果拉所制作而成的,夫君你看看,我的学习成果怎么样,有没有效用。”

海菱她则立即黑线的看着遗箭人偶,然后恼火十足:“魔法师?!剑悟,你年纪不大,想这些有得没的搞什么?在说,你是一个中国小女生,学什么西方魔法,真是不伦不类。”

此刻夏川遥辉的手里面多了一个斧钺的人偶,就在他跃跃欲试之时,斧钺一个转移来到遥辉的身边,施法将那个人偶毁坏,而此刻的遗箭,他满脸怒火的抓住了剑悟的后劲皮:“你给我闹够了没有。”而剑悟则立即:“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老公,我错了。”

听到剑悟说的话,遗箭的力量,立即提升了一个力道,剑悟立即哭了起来:“我知道错了夫君,我知道错了,我的头还有脖子好疼啊,夫君,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好痛啊啊啊。”

看着剑悟和遗箭的互动,海菱对于她和夏川遥辉搞出的行为,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而此刻的遗箭他虽然松开了对于真中剑悟的动作,但是他此时正艰难十足的捂着自己的脖子,一边看书,脑袋之中回想了一下真中剑悟刚才的行为:“呜呜,我的脖子到现在还是这么痛,那个人偶的威力,真的很可怕,看起来这个真中剑悟,她是真的学会了许多魔法

我曾经在图书馆之中的一本古老书籍上面看到过,所谓的魔女和魔法师,这一类人群的来源,一般都是来源于西方或者古希腊,所以他们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群,我并不是十分了解。只不过据我从那本书籍所看的的记载。

魔法师和魔女的绝大多数的力量,来源于西方地狱之中的魔鬼,所谓的魔鬼,它们有一个统称,那便是恶魔,恶魔虽然来自于西方,但本质还是和中国神话里面的小儿鬼、恶鬼是同类生物……..

从古至今,人类和恶魔打交道,一般都十分危险,剑悟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她不会出什么事情吧。”刚刚想完这些的遗箭立即看到,自己的房间,诡异多出了许多剑悟的幻象影子。

随即这个少年立即气的从自己的房间之中冲了出来:“可恶,又是剑悟那个丫头的魔法。可恨。”一边:可恨,根据西方传说,只要被魔女和魔法师盯上的目标,一般都逃不掉,这个女人,她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当他来到剑悟房间之际,这才惊恐十足的发现,剑悟和特利迦他们2个身穿一身黑色的魔法衣物,在他们房间的地面上,赫然画出了一道巨大的六芒星魔法阵图案。

剑悟和一边挥舞着她手里的细长,五颜六色的棍子,一边:“肥罗肥罗欧姆利斯,哗啦哗姆利斯,遗箭的眼睛只会看到我一个,遗箭眼睛里面看到我一个。”而特利迦则迅速摆上了一只刚杀的鸡,摆在桌子上,诡异十足的西方古老音乐,魔法阵外围,那骷髅道具上所摆放的白色蜡烛都让少年顿时觉得自己的头,都要大了。

于是他怒气爆棚的冲到剑悟、特利迦的身边一拳接着一拳打在剑悟和缩小成人型大小的特利迦脑门上,一边恼怒十足的对他们这一人一奥:“你们2个不要在给我胡闹了,真中剑悟、特利迦,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这种能力从何而来,但是,我必须,在这里严重在这里警告你们2个,魔法这种东西,你们2个还是给我少用为妙,我这是为了你们2个好

你们2个可知道,魔女和魔法师他们一般所施展的魔法能源,全部都来自于地狱之中的魔鬼,虽然西方大陆魔法盛行,许多人群,只要脑子聪明,都能掌握一些基础魔法,但随着魔法能量逐渐增强,你为了成为真正的魔女或者魔法师,那么就一定要与这些来自于地狱的魔鬼签订契约,才能继续学习西方高级的魔法课程

一旦和魔鬼签订契约的那一刻,你们2个的灵魂立即会被魔鬼带走,从而变成一具行尸走肉,然后就是魔鬼控制你们的内心和灵魂做下许多人都难以原谅的罪行,今天的事,我暂时不过问,不过为了你们的未来,真中剑悟,特利迦,以后你们2个少给我使用魔法,听到了没有。”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