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贡献了一套对付利物浦的模板渣叔想破解需启用最后一块拼图

穆里尼奥说,一旦对手龟缩防守,利物浦能力有限。整场比赛利物浦很少打出流畅的进攻。

虽然少了萨拉赫,但利物浦被限制到这种程度,并不常见。即便是利物浦球迷,也会承认穆里尼奥的看法有些道理。当利物浦无法找到对方防线的空间,红军很难踢出自己想要的足球。

事实上,2019年利物浦最大的进步之一,就是总能找到赢球的办法,即便对手试图限制他们最大的特长。利物浦已经很有耐心,尝试不同的进攻方式,积分榜不会说谎,领先曼城6分是对他们最好的认可。这个问题对利物浦来说,并非不可逾越。

但曼联本赛季第一次摆出的五后卫,让利物浦经受了更大的考验,因为这进一步压缩了利物浦的进攻空间。不仅三叉戟没有跑动空间,利物浦无往不利的双翼也飞不起来了。

下图是双红会利物浦射门位置示意图,颜色越深表示射门的进球难度越大,可见利物浦的射门不但次数不多,而且都是在很困难的情况下完成的。换句话说,利物浦全场并未创造出真正的得分良机。

“所有球队面对利物浦时面临的问题,是他们的四后卫很容易被三叉戟冲散”,加里-内维尔说,“所以利物浦的两个边后卫如入无人之境,可以尽情发挥。”

破解五后卫体系对阿诺德已经成了一个课题,因为对方的翼卫可以更加靠近边线,这意味着阿诺德难以长驱直入,他的跑动线路和输送球线路全被锁死。

利物浦名宿索内斯表示,当利物浦的边后卫飞起来,他们的进攻是最有威胁的。“特别是当阿诺德能在他喜欢的位置和角度送出传中。但在曼联主场,阿诺德传中的角度都不太对,他难以占据他喜欢的位置,无法把球绕过对方最后的封堵。”

数据表明,本场阿诺德在运动战中的所有8次传中,都未能找到队友。克洛普赛后承认:“他的传中可以更多,也可以更好。”没错,但问题是阿诺德在哪里送出传中。

下图所示为阿诺德在运动战中的热图,可以看到他很少能杀到对方的最后20码区域。

利物浦上一轮对谢联时,对手同样是五后卫,效果也和本轮差不多。那场阿诺德在运动战创造机会次数是0,在对方禁区内触球次数也是0。

根据OPTA的统计,本赛季在5次对阵四后卫球队时,阿诺德创造了6次得分机会,而在4次对阵五后卫球队时,他只创造了1次得分机会。

当阿诺德难以施展、三叉戟无路可去,利物浦就完全变成了另一支球队,正如我们周日在曼联主场看到的那样。加里-内维尔解释道:“曼联用尽一切办法来阻断利物浦的两大威胁,他们逼迫利物浦把球交给法比尼奥和亨德森,而这两人并没有解锁曼联防守体系的能力。”

下图是亨德森本场的传球方向统计图,成功传球(白色)基本是横传和回传,而法比尼奥也很难找到向前输送的线路。

于是,我们经常看到中后卫马蒂普在中圈附近拿球,然后试图直塞给菲尔米诺。虽然马蒂普成功传球给菲尔米诺的次数,超过了亨德森和维纳尔杜姆加起来的次数,但这毕竟不是利物浦进攻可以稳定输出的方式。

这些尴尬,克洛普当然也看得到,于是他派上了传球更敏锐的凯塔,而正是凯塔给罗伯逊的传球,成就了利物浦唯一的进球。因为凯塔能看到利物浦其他中场看不到的角度。克洛普赛后表示:“凯塔也许上的太晚了,但他对比赛的影响显而易见,他让我们能传球了,我们能在想要的地方传球了。”

最终,利物浦挽回了一分,就像亨德森赛后说的,这可能最终成为关键性的一分。但是,克洛普依然对曼联的战术耿耿于怀,而且他知道,未来利物浦会越来越多的面对同样的战术。虽然利物浦这两年对于龟缩防守已经习以为常,但现在,在双红会之后,曼联对付利物浦的这一套特殊的战术,已经越发清晰的成为一种套路,这会成为对付利物浦的模板吗?答案需要克洛普去破解。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