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和步行者的未来

步行者曾在2013年东决把热火逼入抢七,他们用可能是历史上最令人窒息的防守锁住对手。有三位全明星级别的球员:乔治、罗伊-希伯特和兰斯-史蒂芬森,加上被低估的攻防兼备球员乔治-希尔。

希伯特改变了护框法则,世界上最强的进攻手勒布朗-詹姆斯面对他也被迫绕道而行。

“我以为我们会在一起打5、6、7年,打到东部决赛,”时任步行者主教练、现魔术主帅弗兰克-沃格尔说道。

裂痕出现在2013-14赛季下半段,进攻坍塌,化学反应崩溃。史蒂芬森不满未入选全明星,或许可能对希伯特入选而不是他有怨气。丹尼-格兰杰换埃文-特纳也搞乱了更衣室。史蒂芬森可能把特纳当作对手,来和即将成为自由球员的他争上场时间。

“有过兰斯没进全明星的争论,”沃格尔说,“埃文的到来搞得心烦意乱。埃文是很棒的家伙,这笔交易也合理,只是把我们搞乱了。”(希伯特、特纳、格兰杰拒绝就此作出回应,作者未能联系上史蒂芬森)。

步行者可能没好到33胜7负,早期阵容的稳定性让他们占得先手。他们在其它赛季里没拿过50胜。进攻挣扎,而且他们能感觉到联盟的球风在变化。

少有人观察步行者和老鹰那个赛季的首轮季后赛,但步行者队内每个人都记得从那时起,他们开始担心希伯特和球队防守的未来。他们咒骂佩罗-安蒂奇,一个不知名的空间型中锋,逼着希伯特跑到三分线场过关。

史蒂芬森在7月拒绝了5年4,400万美元的合同,去了黄蜂。希伯特之后没再入选全明星,从此一蹶不振。乔治腿断,一切结束了。

步行者还在努力重返巅峰,他们36胜34负,勉强在东部占着一个季后赛席位。但他们客场只有11胜24负,乔治要等16个月才会进入自由市场,他忍不住对比现在和当年。

“这个赛季是次真正考验,”乔治上周在纽约接受采访说,“你想参加那些季后赛战争,和那些家伙永远一起战斗。你必须尝试再体验那个时刻。那时我们有牢固的化学反应和明确的身份。现在我们一样都没有,我从未在一支迷失身份的球队待过,没有坚韧的个性。”

伯德知道安抚乔治迫在眉睫。湖人在自由市场是个威胁,步行者在截止日前至少和凯尔特人、76人、老鹰和掘金谈过关于乔治的交易。尽管他们从未认真地考虑送走他(伯德称之为“假新闻”)。步行者试图用罗德尼-斯塔基换来替补护框者,消息源称包括约翰-亨森。伯德还会在今夏用他们的首轮签报价老将。伯德在用选秀权换取路易斯-斯科拉和塞迪斯-杨时就很有侵略性。

步行者也可能有2,000万薪金空间,本赛季他们刚好低于工资帽,下赛季工资帽线亿。

“我有预算,”伯德说,“不管是多少,我都会花掉。有时候我们不能签顶薪球员,或者我们真正想得到的球员。”过去几年夏天,步行者都花光了工资帽预算,甚至超帽。

乔治想给争冠球队打球,步行者现在没啥冠军相。“保罗想争夺冠军,”伯德说,“我们希望保罗留在这,他也表达了这个想法。但这事说变就变,你永远不知道。但我能花多少就花多少。”

过去两个赛季的剧变会让任何球队陷入困境,对一支无法吸引超级巨星的小球市球队来说更难。伯德很现实,知道降低标准。“所有人都想赢总冠军,我们希望年年争冠,”伯德说,“但有时候目标会不同,或许赢一轮系列赛也行,从这里开始。”

不用摆烂他们再次活了下来,1989年后步行者每个赛季至少赢32场比赛,选秀顺位从未高于第10。“这里不允许(摆烂),”伯德说。

他们选秀做得太出色了,乔治、迈尔斯-特纳、史蒂芬森、格兰杰和希伯特。如果他们留下换杨和斯科拉的二十多顺位签,可能会更好。

他们得到的老将并不能带来改变,杨只是普通的首发大前锋,交易得到蒙塔-埃利斯在当时还不错,但下滑得太快。他们在杰夫-蒂格、斯塔基——两人是山寨版埃利斯——身上投资很大。再加上一些传统型大个,步行者拉不开空间。这也是他们板凳表现糟糕的关键原因:

每个交易单独看都没问题,尽管步行者可能还是低估了希尔的价值。但这些交易加起来步行者并没有带来真正的改变者,或激发好的化学反应,除了C.J.-迈尔斯、小格伦-罗宾逊便宜的合同。乔治和不动产特纳之外,步行者缺少交易筹码和潜力。如果留下卡瓦伊-莱昂纳德或巅峰时送走希伯特可能会好很多。但这也不现实,没有希伯特和希尔,他们也不可能和勒布朗抗到第七场。

但是仍然难说步行者想成为什么样的球队,步行者放弃了让乔治打小球大前锋的改造计划。“保罗不是大前锋,我们不打算让他打这个位置,”步行者主教练内特-麦克米兰说。

他们炒掉沃格尔,用希尔换来杰夫-蒂格,宣称打得更快。结果比上赛季还慢了点,他们请来的麦克米兰过往并没有喜欢小球经验。当然并非否定他,他有高明的篮球智慧,执教成绩也漂亮。

但聘请前未询问其他人意见就是失职,球队寻求一条新出路,要尽量排除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管谁继承沃格尔,蒂格都是突破-分球机器,能让乔治打更多的无球。但是没有,他们的投篮选择仍旧没变:总突破排第19,禁区投篮第28,三分第27,中距离出手第一。他们的进攻效率第15,防守效率第17,。他们可能是联盟最平均的球队。

蒂格和乔治经历了艰难的磨合,仍在学习如何分享球权,前者今夏还将是自由球员,他的未来悬而未决。特纳准备接管更多进攻,埃利斯取代迈尔斯和其他四个首发同场时也要球。“我们很多球员都需要球权,现在他们必须分享球权,”麦克米兰说,“那需要时间。”

特纳不久会成为全明星,或者就是当对手不再敢在三分线放空他时。特纳更喜欢投大号两分球,空切到篮下。这也是杨的领土,所以内线自然拥挤。

球队可以靠不断地移动和聪明的传球,在狭小的空间创造机会。如果对手挡路,至少调动他们导出空位。步行者具备这些条件,尤其是当特纳的传球有了巨大进步后:

当特纳在挡拆时,杨擅长在篮下空切找到接球位置,然后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

但这样的打法坚持48分钟就难了。“我们能打出一些漂亮的回合,”乔治说,“但总是乱打。”

步行者原来的防守足以填补平庸的进攻,但现在不行了。球员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防,他们开始采用希伯特时代的收缩方式,结果不理想。

即使这像是即兴表现,有时他们换防只是应急。对待一些对手甚至根本不换防。特纳成长好于预期,但把他放到三分线上有点冒险。伊安-马辛米走了,蒂格在防守端相比希尔又是开倒车。他们的防守篮板排第29,这是杨和特纳防守位置靠前的结果。

特纳已经学会无视假动作保护篮筐,乔治仍是现役最出色的侧翼防守者。他们或许是一支危险的季后赛球队,背靠背第二场5胜11负拖累了战绩,季后赛不用再担心。他们对阵西部球队16胜11负,包括横扫火箭、快船和雷霆。全明星之后防守效率升至前五。

迈尔斯或小罗宾逊取代埃利斯的首发阵容可以摧毁对手。替补也是黑洞,季后赛缩短他们的出场时间,步行者会是不一样的野兽。

步行者距离目标是否就差一个球员,他们今夏能否找到?消息人士称,乔治乐意和同乡戈登-海沃德一起打球,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使如此,留下蒂格和迈尔斯,加上特纳第三年的预期成长,以及一些板凳补强。步行者或许能让乔治看到重返巅峰的希望。

虽然机会不大,但这可能是他们的救命稻草:5年超过2亿美元的指定老将条款,条件是乔治今年能入选最佳阵容。即使凯文-杜兰特受伤,乔治的前面就有勒布朗、卡瓦伊-莱昂纳德、扬尼斯-阿德托孔博、吉米-巴特勒、安东尼-戴维斯和德雷蒙德-格林,他的潜在对手还有海沃德和保罗-米尔萨普。

但谁知道呢?很多投票者看重战绩。如果步行者进入季后赛,公牛、雄鹿没有,或许就会发生有趣的事。这份潜在的续约条款使得交易截止日前的谈判非常棘手:只有步行者有可能提供这份顶薪,得到他的球队要冒着害他损失数千万的风险,德马库斯-考辛斯也在交易谈判中面临同样的情况。

没有指定老将条款,步行者会在明年夏天面临失去乔治的风险,如果步行者本赛季黯然收场,乔治心灰意冷,步行者至少还会在交易市场再次测试他的价值。

乔治届时背着的是一份即将到期的合同,包括乔治团队、潜在的追求者、步行者都该记得尼克斯关于卡梅隆-安东尼交易的教训:他们掏空整个阵容换来甜瓜,而不是等他成为自由人签约。

湖人?或许等乔治成为自由人才有足够的信心。乔治确实对洛杉矶有兴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但从现在到2018年7月,什么都可能发生。

如果湖人的抽签运气够好,他们能给步行者开出布兰登-英格拉姆和一个前三签位的报价。这确实够慷慨,但从乔治的角度来看,这跟当年尼克斯送给掘金的筹码不一样。乔治希望争冠,英格拉姆和一个不到20岁的菜鸟要等上好几年。

同时湖人在整合新的管理层,步行者总经理凯文-普理查德的合同赛季结束后也将到期。

即将到来的狂野之夏,伯德做好了准备。“我们想留下保罗,”他说,“我们尽力为球队做到最好。”

乔治仍然希望这支重生之师能影响他的未来,让他忘掉过去。“那支球队已经不在了,”乔治说,“球员们离开,管理层也向前看。我们还要打球,看看这支球队有多大能量。”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