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黑人人權的系統性侵犯是美國最大的原罪

5月14日,美國布法羅市的11位黑人成為一起重大槍擊案的受害者,槍手是一名信奉白人至上主義的18歲白人男子。這起事件被美國政府定性為仇恨犯罪、種族暴力活動、本土恐怖主義行徑,但它只是美國黑人人權受到惡性侵犯的一個縮影。

美國在全世界以“人權衛士”自居,但它對人權的態度就像手電筒,只照別人不照自己。對黑人人權的系統性侵犯可謂美國最大的原罪和污點之一。歧視和壓迫黑人在美國根深蒂固,嚴重損害了黑人的生命權、發展權和政治權利。美國政府和兩黨長期漠視或縱容對黑人人權的侵犯。

美國黑人隨時可能遭受致命威脅。在奴隸制時代,黑人奴隸的生命任由奴隸主處置;在種族隔離時代,黑人生活在白人動用私刑的恐懼中;如今,黑人依舊面臨兇殺、槍擊、仇恨犯罪、白人至上主義暴力活動的嚴重威脅。根據美國聯邦調查局的數據,兇殺案主要發生在黑人身上。儘管他們只佔總人口的13%,卻佔2020年兇殺案受害者的一半以上。槍擊暴力是美國社會的頑疾,而黑人是最大的受害者群體。在2020年近2萬起槍擊案中,黑人受害者佔到62%,白人只佔21%。黑人被槍殺的可能性是白人的12倍。槍支暴力導致美國每人平均預期壽命減少近2.5歲,其中黑人減少4.14歲,白人減少2.23歲。自2018年以來,白人至上主義者是美國致死人數最多的極端主義暴力群體,黑人和猶太人成為他們的主要施暴對象。調查顯示,多達75%的黑人擔心自己會因為種族身份而受到人身攻擊。

更可悲的是,黑人面臨的暴力威脅往往來自本應保護他們的美國政府。美國執法部門的種族歧視司空見慣,導致針對黑人的暴力執法事件頻繁發生。成年黑人男子更是被白人警察本能地視為嚴重威脅。相較于白人,黑人更可能被警察認定為是罪犯,並遭受殘酷的對待。例如,2016年辛辛那提市的一名黑人男子因為腰間挂著假槍就被警察擊斃,而該市一名白人男子在用假槍對準警察後卻毫發無損。自2014年以來,美國至少發生了12起引發全國性抗議的針對黑人的警察暴力事件,其中最突出的包括2014年黑人男子迦納被紐約市的白人警察勒死,同年密蘇裏州弗格森鎮手無寸鐵的黑人青年布朗遭白人警察射殺,2020年黑人男子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當街殘忍跪殺。據統計,自2015年以來,美國發生了超過5000起警察致命槍擊事件,造成1600名黑人被殺,黑人被警察槍殺的比例是美國白人的兩倍多。美國的法院和監獄系統也普遍存在著侵犯黑人人權的現象。黑人比白人更容易被誤判犯有謀殺、性侵犯、非法毒品活動等罪行。面對同樣罪行,黑人男性的刑期平均比白人男性高出19%。黑人男性的被監禁率比白人男性高6倍,黑人女性的被監禁率比白人女性高2倍。黑人佔美國總人口的13%,卻佔囚犯總數的36%。

美國黑人的經濟與社會權利向來受到不公正對待。儘管美國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長期實施所謂的“平權行動”,但黑人在醫療、就業、收入、教育、住房、福利等各方面都受到顯性或隱性的歧視,處於全方位的劣勢地位。黑人嬰兒死亡率是白人的2.3倍,平均預期壽命比白人低5歲。新冠肺炎疫情對黑人的衝擊比白人嚴重得多,僅在2020年,每10萬名黑人中就有超過百人死於新冠肺炎,比白人高出一倍。黑人的失業率長期維持在白人的2倍左右,貧困率是白人的2.5倍,家庭平均財富僅為白人家庭的十分之一。就業歧視固化了黑人在經濟和福利方面遭遇的不平等。同等工作條件下,黑人男性的收入僅為白人男性的70%,黑人女性只有白人女性的78%。工作場所普遍存在或明或暗的種族歧視文化。種族歧視索賠的成功率極低,只有15%的人能獲得某種形式的救濟。黑人學生輟學的可能性是白人學生的3倍。有研究表明,白人從5歲開始就將黑人男孩與“暴力”“危險”聯繫在一起,這加劇了他們輟學或從事犯罪活動的可能性。45%的黑人表示在租房或買房時受到過歧視,只有5%的白人表示曾有過類似經歷。疫情期間黑人租戶面臨驅逐的風險是白人的兩倍。

美國黑人的政治權利也一直受到蓄意的壓制。美國《獨立宣言》宣稱“人人生而平等”,但最初的憲法卻不承認黑人的公民權,並制定了臭名昭著的“五分之三條款”,即在分配眾議院席位時將黑人奴隸實際人口乘以五分之三。美國內戰結束後,黑人終於獲得選舉權,但各州仍以人頭稅、文化測驗、暴力恐嚇等手段阻止黑人投票。直到1965年《選舉權法》通過後,黑人選民才能真正行使政治權利。

美國黑人權利的任何些許改善都會激起保守白人的強烈反彈。保守白人政客竭力通過修改選舉規則、不公平地劃分國會選區等手段來壓制黑人的政治權利。2013年,保守派法官佔多數的最高法院廢除了1965年《投票權法》第5條的核心內容,聯邦政府對黑人投票權的保護被嚴重削弱。共和黨主導的州通過越來越多的立法來壓制黑人投票。僅在2021年,共和黨就在19個州推動州議會通過了30多項壓制投票的法律,旨在限制郵寄投票和提前投票、減少投票箱、採用手工計票、加強對選民身份的核查。大量黑人選民因此失去投票資格,或者不得不為投票付出更多的成本。共和黨提出的國會選區劃分方案往往試圖取消黑人佔據優勢的選區。例如,共和黨籍的佛羅裏達州州長德桑蒂斯公開堅持取消黑人聚居的第五國會選區。從2010年到2020年,黑人適齡選民從1650萬增長到1850萬,但黑人佔優勢的國會選區卻從10個減少到5個。在共和黨主導的阿拉巴馬州,黑人佔人口的26%,但該州的7個國會選區中只有1個是黑人佔優勢的。

自從1619年首批非洲黑人奴隸被白人販賣到弗吉尼亞後,歧視黑人的種族主義思想和制度就在美國生根發芽、盤根錯節、堅不可摧。對黑人的奴役深深紮根于美國早期的經濟基礎之中,對黑人的種族歧視與膚色緊密聯繫在一起。按照內戰時期南部邦聯總統戴維斯的説法,黑色皮膚是美國黑人永遠低等的“天生的標簽”。美國白人為了證明奴役黑人的合理性,根據膚色在不同種族間建立起了壓迫性的等級體系。這至今仍對黑人後裔造成傷害並侵犯其人權。

20世紀60年代黑人民權運動興起之後,老式的種族主義言行在美國逐漸少見,但種族歧視依舊隨時隨地可察覺到。調查顯示,56%的美國選民認為美國仍然是個種族主義社會,70%的黑人認為超過一半的白人信奉白人至上主義,40%的黑人受訪者説他們最近一個月內在商店或餐館中曾受到過種族歧視,黑人普遍將種族主義視為對他們的最大威脅。現代種族主義不再主張黑人具有“生理上的缺陷”,而是認為黑人具有“文化上的缺陷”。暴力、懶惰、濫用毒品、未成年母親等成了黑人社區的特徵,許多白人以此作為歧視黑人的藉口。系統性種族主義理論認為,美國社會是一個種族主義的有機體,在其制度、組織、意識形態等方方面面充斥著種族主義壓迫。白人借此來支配黑人和其他少數族裔,維護其特權和社會經濟地位。

近年來,老式種族主義在美國明顯回歸,白人至上主義甚囂塵上。特朗普推動了右翼民粹主義、另類右翼勢力的發展,針對黑人的種族歧視和暴力活動因此激增。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保守白人對黑人人口數量和政治權利的增長感到深深的恐懼。美國每年出生的白人嬰兒數量已不到總數的一半。預計到2044年,白人人口比例將降到一半以下。這讓保守白人極為擔憂自身的特權和地位,因此竭力抓住最後的時機改變政治遊戲規則、排斥少數族裔。

當前美國兩黨漠視甚至推動對黑人人權的侵犯。共和黨幾乎變成一個純白人政黨。當前國會210名共和黨眾議員中只有兩位黑人,50名共和黨參議員中只有一位黑人。共和黨正在全面迎合保守白人歧視黑人的情緒,推動壓制黑人投票、限制黑人權利的立法。民主黨雖然長期獲得黑人的壓倒性支援,但它往往把黑人的選票視為理所當然,並沒有太大的動力去改善黑人的處境,反倒為了獲取白人藍領的選票而故意忽視黑人的訴求。在共和黨的推動和民主黨的漠視下,美國黑人的人身、經濟、社會、政治權利正在遭受越來越多的威脅,其人權狀況不進反退。

(作者:付隨鑫,係中國社會科學院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關於我們 刊登廣告 聯繫方式 本站地圖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